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漫话西游

——《西游记》品评主题沙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引用]佛教的时空观  

2010-06-19 18:40:52|  分类: 各抒已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佛教的时空观
  宇宙是时空的配合,一切万象均布列于时空中,人,当也不能超出时空而活动生存。所以,生命的生存,在空间的某一据点上;生命的活动,在时间的延续流动上。离开流动的时间,没有生命的活动;离开据点的空间,没有生命的生存。生命与时空的关系,如何密切,于此可见。有人说:「一个人生在世界上,也离不了这两件事:一件是时间,一件是空间」。可说时空是生命的媬母,人类生命的发扬,必须善巧的利用时空,不然,不特生命无由发展,宇宙的一切,也无从创造。所以说:「人生的一切,都是从自己所占领的极小空间,与极短的时间中创造出来」!不错,生命的生存与活动,是在时空之上,但空间不是生命所占领的极小一点,是无际无限的;时间也不是生命所活动的极短一段,是无穷无尽的。人类生命活动在这无限大无穷尽的时空之内,是多么的渺小和短暂?真如楞严经中说的「犹如片云点太清里」了!不过,极小的空间,是无限大空间的一点,极短的时间,是无穷尽时间的一段;离开无限无穷的时空,没有极短极小的时空。所以生活在时空中的我们,对于时空不能没有相当而正确的认识。
  时间,是人人所能直觉的概念,但不是人人所能认识的。从他的连续性上考察,时间是一不息变化的大流,也就是万有在生生不已的过程中所表现的一种形式。不知者,以为时间是常的,不常似就说不出他的前后关系;实有者,以为时间是实在的,不实似就说不出他的时分差别。西哲有说时间是物体变迁的次序,这物体变迁次序所显的时间,是真的时间,所以他们以外物为时间的准绳,不以意象为时间的标准。「例如地球绕日一公转而成一年,月绕地球一转而成一月,地球自转而成一日。吾人利用钟表一日复分为二十四小时,一小时复分为六十分,一分钟复分为六十秒。以前无钟表之时,中国利用水漏,欧洲各国利用沙漏,以指示时间。所以唯有物体,才能表示时间」。印度的时论外道,更爽直的说时间是万有的本体,宇宙的森罗万象,是从实有的时间本体中所表现出来的。他说:「时来众生熟,时去则催促,时转如车轮,是故时为因」。诸法的生起和消灭,都是受实体的时间所支配和决定的。这法为什么这时生,那法为什么那时灭,问题很简单,时间的因素,决定了他如此。胜论外道的时间观,也是有实在自体的,他与一切法和合,就使诸法表现出前后来去变迁的时间相来,所以存在的诸法,表现在时间的流动过程上,也就都有他的时间性。假使举喻说明他,时间犹如灯光。黑暗中的一切,本来是看不见的,由灯光的一照,什么都了了的现见了!诸法也是这样,由时间的变动不居,就可看出万有的差别动态了。所以他说时间,是诸法的显了。在佛教的声闻学者中,有说时间是有实体的,常住的,这实体常住的时间,是一切现象活动的骨架。「未来的通过了现在,又转入过去,过现未来的三世,是有他的实体而又严密的画出界限的。所以诸行是无常的,诸行所通过的时间,却是常住的。这是绝对的时间观」。这不特譬喻论师有这主张,三世实有论者的说一切有部,因为主张诸法的法体有实自性,所以也就说三世的时间,各各有他的实在自体。从实有的见地说,三世本应各住自世,不能从现在到过去,由未来来现在的,但从他们自己的见地看,是没有这个困难的。他说:「法的引生自果、作用,已生已灭是过去,未生未灭是未来,已生未灭是现在,时间性就在这作用的已起未起,已灭未灭上显出,法体是究竟实有的」。他与譬喻论师的思想不同,就在他还承认作用是假有不实。但大众分别说系及经部师他们,对于时间的看法,却据另一观点,认为过去未来是虚假不实的,唯有现在才可说有实在的自体。大乘唯识学者的三世观,也说现在是实有,过未是非实的。他们的理由是:过去已经过去,说他是实有,是不合理的,虽说他能生起现在,并留有一种功能在现在,但这已是现在而不是过去的了;况且现在所生起的作用,或潜藏在现在的功能,都是属于现在而不属于过去的呢!常人觉得过去似乎是有,这不过是依现在的因果诸行而推论到他有所来罢了。未来的还未来,没有来就说他是实有,在理论上,无论如何是讲不通的。现在有者,虽也承认现在有种功能作用,可以引起未来的诸法,然这只是当来可以有,实际上,那能引生未来的功能差别,还是在现在的。可见过未没有真实的自体可得。后期的大乘圆融论者,从圆融的思想出发,说三世的时间,各有三世的差别,三三有九世,而这九世的时间,同在现前一念中,合之为十世,并且,三世与一念,是圆融无碍的,一念既不碍九世,九世也不碍一念。这无碍的时间观,是圆融论者的一个特色。初期大乘者与诸小乘学者,没有这种说法,其它,有主张时间是精神物质的诸法活动的表现,离了具体的事物,是没有实在的时间的。
  上述的哲人及佛教学者所说的时间,依佛法的正见观察起来,都不免于错误!佛陀说法,没有特别为时间问题大谈特谈,但变动不息的时间流,佛法确曾把他分为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的三世的:过去过去无始,未来未来无终,现在则是一念不住,所以时间是无始无终的。西哲有说:「吾人不能设想一段时间其前,再无时间;亦不能设想一段时间其后,再无时间,时间乃无有始终者」。无始终的时间,依佛法的性空正见说来,是于诸法生灭变化上相待假立的,没有实在的自体。「始是最初,有最初的开始,那就必然有最后的终结;无始,那就自然是无终。要知道时间是虚妄的,没有究竟真实可得的。无论他是曲折形的,螺旋形的,直线形的,是时间,必然向前指,又向后指,所以生命有始终,时间有过未。但向前望,他是时间,必然一直向前指,决不能发现他的最前端。向后望,也决没有终结。时间应该有始终,而始终的究竟,却是无始无终的。时间是怎样的虚妄不实呀」!假使进一步的以此有故彼有的缘起见来观察时间,可说:因为有昨天,所以有今天,因为有今天,所以有明天;再缩短点说:因为有前念,所以有现念,因为有现念,所以有后念;这是必然的前后延续。没有过去,就没有现在,没有现在,就没有未来,所以时间是从他的前后连续性上讲的。就这绵延不绝的连续性上看,见不到他有实体的存在:以过去的已经过去,未来的尚未曾来,当然不能算为现在;现在虽可说他有一时间,但亦剎那飞去,已飞去的已成过去,所剩下的尚是未来,假使以最微细的不能分的时间,为现在的实体存在,这也不可以,因这不可分的现在极短时间,是不能绵延少许的,若有绵延,就可分为过去与未来,所以现在决不是实体的存在。中论颂说:『若无有始终,中当云何有』?始终的中间,离了前后端,既然没有,过未的现在,离开了过未,又怎可说他是实有?现在实有论者,把时间封锁在短促的现在,殊不知现在是依过未而有的,离了过去未来,没有独立的现在,现在尚且不是实有,三世实有论者的三世有,自更不能成立了。因为,时间是建立在前后性上的,有前后也就有中间,中间性的现在既不可得,向前望,必然没有实体的过去,向后望,必然没有实体的未来,所以相待建立的三世时间,都是缘起无自性的。或有人说:色法心法是实体的存在,依着这存在的色心诸法,建立前后的时间性,虽所建立的时间是假有的,但诸法的物体是真实的。这也不然:时间不能离开宇宙的万事万物而单独存在,这个不错,然实在的物体是不是真的有呢?不无疑问!假使真有实在的物体,可说从事物的发生消灭以及变动不居上建立时间,然实际上,是没有真实物体可得的,真实物体尚不可得,还有什么时间可说?中论颂说:『因物故有时,离物何有时?物尚无所有,何况当有时』?依性空者的正义说来:世间的一切,都是相依相待而有的,不特时间是依于事物的生灭变化前后不居而有,就是万有的事物也因于迁流变易的时间性而有。所以从彼此互相观待的关系上讲,不论是流动的时间,抑或是事物,都只有他的缘起相,而没有他的实在性,是缘起而性空,性空而缘起的。因此,性空者的时间观,虽主张三世有,是三世幻有,不是实有,所以能圆满的给予时间一个正确的解说。绝对的时间观,是非佛法的,不值一破;圆融的时间观,忽略了时间的历史性,不能正确把握时间的特性。所以唯有依性空者的幻有时间观,去理解时间,认识时间,才能体解时间之所以为时间的特质所在!
  时间的正确性,略如上说:空间的正确性,又是怎样的呢?有人说:空间的形成,不是如一根线长的一元化,也不是像一平面长宽的二元化,而是有长有宽有深度的三元化的东西。佛教说的六方,我国说的上下四方,似也指这样的空间讲的。因为上下就是深度,南北就是宽度,东西就是长度。所以空间不是空空洞洞一无所有的东西,一无所有的空间,在这现实的宇宙中,是不能想象的,哲学上说空间,是物体排列的关系,是实有的,所以有人说:「什么叫做空间?有『上下四方』者即是。有『上下四方』者,从实在言之,是一种体积;从其为空虚言之,是一种容积。前者必有物质,后者必有框架,但框架自身亦非物质不可。于体积和容积,实是一物之二面了。体积是就容积之外面的实在性而言,容积是就体积之内面的空虚性而言。所以空间是物质底形态,有占据性的」。这是说空间是他显的,是物质存在的形态,只要有物质的地方,就有空间相的显现,而且当物质有变动时,依物质而有的空间也随之变化,所以他是相对的,不是绝对的。有的哲学者又说:『空间是外界绝对的存在,不是寸尺的长短可以量的』。假定可用尺寸量出他的长短,这已不是空间,而是具体的实物了。有的又说:可以量的固不是空间,就是他显的存在也不是空间,空间是属于内心所有的,这内在的空间,是吾人认识上的一种格式,从这认识上本具的空间格式,去认识外在的一切,一切都现出空相来了。这是唯心论者的空间观。在印度有类空论外道,说虚空为万物的本体,而出生万有的诸法。他的理由是:诸法所以能够生起,由于有无碍的空性,假使整个宇宙充满了质碍的实体,不特不能生起万物,就是生起,也无法继续生存。中国的老子,说从无生有,也含有这样的意思。还有分别空间是一是多的不同:从经验界感触个别物体的观念出发,觉得每一物体的彼此距离,体积大小之间,各有各的空间,这样,事物无穷,空间也就众多。可是从概念的抽象的理想化的观念出发,认为空间是一延展不断的连续体,大而无外,小而无内,同一空间,空间是一整体的,不能说有众多空间的差别。世间学者对于空间的看法,有着这样众多不同的见解,佛教学者对他有没有差别的解释呢?有的!像主张诸法实有的一切有部,就说虚空是有实在的体性的。不过,他所说的空有两种:一种是虚空无为,一种是空界。空界的空,只有相似的无碍性,实际他是现于空界的色法之一,从现象上看,不无有相当的变化,因他与色法有着依存的关系,所以色法变动了,空界也就随着变化。依有部学者说:这变化的空界,就是窍隙,在生命的内在说,指眼耳口鼻的窍隙,在自然的外在说,指门窗户牖的窍隙。他与虚空无为,有着很大的差别:虚空无为,是以无障碍为体性的,一切法的存在,不障碍他,他也不障碍一切法;而且不论事物存不存在的地方,他总是普徧一切,弥满十方的。所以虚空无为,是实有的,常在的,徧满的。虚空与空界,不特有着为无为的差别;有见无见、有对无对、有碍无碍、有漏无漏等的解说,是也有着很大的出入的。经部譬喻师以及南方的案达罗学派,说虚空没有真实的体性,因为空界,不是离了虚空无为而单独存在的。所依的虚空,既是体非实有,能依的空界,自也没有实体可得。假定空界有实自体,空界与虚空无为,同以无障碍为相,那不是体性也就没有差别了吗?所以空界只是没有色法的质碍而已,求其自体是决不可得的。大乘唯识者,说空间是明暗二色所显的,如瑜伽论说:『暗色明色,说明空界』。空界既是由色所显,所以他是相对而不是绝对的,是虚假而不是真实的。世出世学,对于空间的看法,虽有多种的不同,但不外内在的与外在的诤论,相对的与绝对的诤论,众多的与独一的诤论。如认识这些,就不致被杂说所迷惑了!
  现姑不论他说空间是相对的或绝对的,众多的或独一的,内在的或外在的,只要他主张是实有,纵然在他一家言中,可以巧妙的说明他,但结果必然使人不能正确的理解空间是什么。依佛教的正见说,空间是色法分位的假立,有色法即有空间,是没有实在自体的。他是缘起的和合,关系的存在,没有色法就没有空间,空间是因色所显的,不能离开万有的事物而单独的存在。原因人们所以知道有空间,是从事物的前后左右、上下内外,或大或小的位置而认识的,假使离开了事物的左右前后,大小内外,或上或下的位置,试问到什么地方去找空间呢?所以空间与物体,有着必然而不可分离的关系。如有人说:『我们试想:一纯粹空洞的空间是什么?纯粹空洞的空间即是什么都没有,既是什么都没有,则其本身便是无,无如何能单独存在』?颂说:『是无相之法,一切处无有』。所以中论上讲:存在的一切法,必有他的能相,所谓能相,就是能表显这法之所以为这法的东西。空间是以无碍性为他的能相的,但在无碍性的空相没有之前,不是没有空间了吗?所以颂说:『空相未有时,则无虚空法』。可见空间不是常住实有的。这非实有的无性空间,从他连续不断的拓展性上看,却是无限无量的,因空间的分割,是没有止境的。西哲说:『吾人不能想象限度,而限度以外,更无空间』。又说:『今假有物焉,沿直线方面离地球前行,则其行程将永无终极,盖其行程之末,终有无限空间横展于其前,故空间之延展实属无限』。无限的空间,在佛经中,常常用十方世界,无量世界,虚空无尽,世界无尽的一类话,以形容他的广大的。这在过去也许有人不信有这样大的空间,但经近代天文学家,利用科学发明的望远镜,远测天空中的杂多银河系,已发现了恒星、行星、卫星等,已达二万余颗,那未发现的,不知还有多少。据天文学者说,将来望远镜的制作,如果更为精密,一定还有更多的恒星系发现。所以空间的广大,在现在已没有人疑惑了!缘起而幻有的无限空间,常人不能见到他的广大,以为只是生命所占领的一点,自性者不能体解他的无性,以为是物质的形态而有实在性,这都是错误的!空间如果真的有他实在的自体,那就东应实在是东,西应实在是西,但事实上,他是随物体的所在不同而不同的,如楞严经说:『东看则西,南观成北』。从这方位的不定,可以证明空间是无实的。空间既无实在的自体,空论师执虚空为万物的本体,能出生万物,当然更是错误的!所以要想正确的理解空间之所以为空间的特性,必须从性空者的幻有空间观,去把握,去体认,才能接触到空间的本质。
  延长的空间,连续的时间,在实在论者的认识中,不特是自体的实在,而且是绝异不相涉,独立不相即的宇宙框架;但在性空者的正见观察起来,缘起而存在的时空,是互相结合而不是互相独立的。因为存在的每一物体,从他的连续性上看,有时间流的显现;从他的拓展性上看,有空间性的显现。当吾人观察每一事物的时候,你不能单看时间的一面,或单看空间的一面。如果只着眼于位置变动的空间面,必失去前后连续的时间性;如果只着眼于前后连续的时间面,必又失去位置变动的空间性。所以单独思想空间或时间的独立存在,在现实的认识中,是不可能的,如果说是可能,那不过是实在论者的拟想罢了。进一步讲,不特时空不是各别独立的,就是变动不居而含时空二性的物体,也不是自体独立的,因为时空与物体,都是缘起而存在的。三者的相互关系是:由缘起的物体以显示缘起的时空,由缘起的时空以显示缘起的物体;缘起的物体是无自性空的,缘起的时空也是无自性空的。所以时间、空间、物体的三者,在认识的概念上,是互为包涵的,决定了其中的一性,同时也就决定了其它的二性。所以唯有从缘起无自性空中,统一时、空、物的连系性,才能正确的认识时空的真谛。
  时间与空间,是现实宇宙中的一大问题,科哲学者既早感到这问题的重大,同时也很密切注意这问题的发展;虽近代的相对论者,已克服了许多关于时空的难题,但因实有自性见的不能泯除,终不能接触到无性缘起的时空本质。关心时空问题者,何不一入性空之门,以探其究竟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