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漫话西游

——《西游记》品评主题沙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庄子·外篇·天地 第十二》  

2010-05-11 21:15:48|  分类: 道家经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题解】
“天”和“地”在庄子哲学体系中乃是元气之所生,万物之所祖,一高远在上,一浊重在下,故而以“天地”开篇。本篇的主旨仍在于阐述无为而治的主张,跟《在宥》的主旨大体相同,表述的是庄子的政治思想。
全文可以大体分成十四个部分。第一部分至“无心得而鬼神服”,阐述无为而治的思想基于“道”。事物是同一的,事物的发展变化是自然的,因此治理天下就应当是无为的。这一部分是全篇的中心所在。第二部分至“大小,长短,脩远”,通过“夫子”之口,阐明大道深奥玄妙的含义,并借此指出居于统治地位的人要得无为而治就得通晓大道。第三部分至“象罔乃可以得之乎”,写一寓言小故事,说明无为才能求得大道。第四部分至“南面之贼也”,通过隐士许由之口,说明聪慧和才智以及一切人为的作法都不足以治天下,并直接指出“治”的危害就是乱的先导。第五部分至“退已”,说明统治者也要随遇而安,不要留下什么踪迹。第六部分至“俋俋乎耕而不顾”,对比无为和有为,说明有为而治必然留下祸患。第七部分至“同乎大顺”,论述宇宙万物的产生,寓指无为而治就是返归本真。第八部分至“是之谓入于天”,指出治世者必当“忘己”。第九部分至“欲同乎德而心居矣”,指出从政的要领是纵任民心,促进自我教化,而有为之治不过是螳臂挡车,自处高危。第十部分至“予与汝何足以识之哉”,借种菜老人之口反对机巧之事和机巧之心,拒绝社会的进步,提倡素朴和返归本真。第十一部分至“此之谓混冥”,分别描述了“圣治”、“德人”和“神人”。第十二部分至“事而无传”,进一步称誉所谓盛德时代的无为而治。第十三部分至“汲汲然唯恐其似己也”,借“忠臣”、“孝子”作譬,哀叹世人的愚昧和迷惑。余下为第十四部分,指出追逐功名利禄和声色,貌似有所得,其实是为自己设下了绳索,无论“得”和“失”都丧失了人的真性。

【原文】
天地虽大,其化均也①;万物虽多,其治一也②;人卒虽众③,其主君也。君原于德而成于天④,故曰,玄古之君天下⑤,无为也,天德而已矣⑥。
以道观言而天下之君正⑦,以道观分而君臣之义明⑧,以道观能而天下之官治,以道汎观而万物者应备⑨。故通于天下者,德也⑩;行于万物者,道也;上治人者,事也(11);能有所艺者,技也。技兼于事(12),事兼于义,义兼于德,德兼于道,道兼于天。故曰,古之畜天下者(13),无欲而天下足,无为而万物化,渊静而百姓定(14)。《记》曰(15):“通于一而万事毕(16),无心得而鬼神服。”
【注释】
①化:变化,运动。均:均衡,这里指出于自然。
②治:这里指万物各居其位,各有所得。
③人卒:百姓。
④原:本原。德:自得,即从道的观念出发对待自我和对待外物的顺任态度。
⑤玄古:遥远的古代。君:用如动词,“君天下”即君临天下,统驭天下。
⑥天德:听任自然,顺应自得。
⑦道:庄子笔下的“道”常常包含两个重要方面:一是大千世界万事万物,归根结蒂是没有区别的,齐一的;一是事物的发展和变化有其自身的规律,非人为所能改变。这里侧重后一含意。言:名,称谓;古人认为能言者必须名分正,名分正方才有谈论的可能。
⑧分:职分。
⑨汎:“泛”字之异体。“汎观”即遍观。备:全;自得而又自足的意思。
⑩本句连同下一句,有的藏本为三个分句:“故通于天者,道也;顺于地者,德也;行于万物者,义也”,就句间关系和所述内容的前后因果看,分述于“道”、“德”、“义”三句更为合理些。然这里的注和译仍从旧本。
(11)事:指万事万物因其本性,各施其能。
(12)兼:并同,合于;这里含有归向的意思。
(13)畜:养育。
(14)渊:水深的样子。“渊静”指深沉清静,不扰乱人心。
(15)记:旧注指一书名,为老子所作,但已不可考。
(16)一:这里实指道。
【译文】
天和地虽然很大,不过它们的运动和变化却是均衡的;万物虽然纷杂,不过它们各得其所归根结蒂却是同一的;百姓虽然众多,不过他们的主宰却都是国君。国君管理天下要以顺应事物为根本而成事于自然,所以说,遥远的古代君主统驭天下,一切都出自无为,即听任自然、顺其自得罢了。
用道的观点来看待称谓,那么天下所有的国君都是名正言顺的统治者;用道的观点来看待职分,那么君和臣各自承担的道义就分明了;用道的观念来看待才干,那么天下的官吏都尽职尽力;从道的观念广泛地观察,万事万物全都自得而又自足。所以,贯穿于天地的是顺应自得的“德”;通行于万物的是听任自然的“道”;善于治理天下的是各尽其能各任其事;能够让能力和才干充分发挥的就是各种技巧。技巧归结于事务,事务归结于义理,义理归结于顺应自得的“德”,“德”归结于听任自然的“道”,听任自然的“道”归结于事物的自然本性。所以说,古时候养育天下百姓的统治者,无所追求而天下富足,无所作为而万物自行变化发展,深沉宁寂而人心安定。《记》这本书上说:“通晓大道因而万事自然完满成功,无心获取因而鬼神敬佩贴服。”

【原文】
夫子曰①:“夫道,覆载万物者也,洋洋乎大哉②!君子不可以不刳心焉③。无为为之之谓天④,无为言之之谓德⑤,爱人利物之谓仁⑥,不同同之之谓大⑦,行不崖异之谓宽⑧,有万不同之谓富⑨。故执德之谓纪⑩,德成之谓立(11),循于道之谓备(12),不以物挫志之谓完。君子明于此十者,则韬乎其事心之大也(13),沛乎其为万物逝也(14)。若然者,藏金于山,藏珠于渊(15),不利货财(16),不近贵富(17);不乐寿(18),不哀夭;不荣通(19),不丑穷(20);不拘一世之利以为己私分(21),不以王天下为己处显(22)。显则明,万物一府(23),死生同状。”
夫子曰:“夫道,渊乎其居也,漻乎其清也(24)。金石不得(25),无以鸣。故金石有声,不考不鸣(26)。万物孰能定之!夫王德之人(27),素逝而耻通于事(28),立之本原而知通于神(29)。故其德广,其心之出(30),有物采之(31)。故形非道不生,生非德不明。存形穷生,立德明道,非王德者邪!荡荡乎(32)!忽然出(33),勃然动(34),而万物从之乎(35)!此谓王德之人。视乎冥冥(36),听乎无声。冥冥之中,独见晓焉(37);无声之中,独闻和焉(38)。故深之又深而能物焉(39),神之又神而能精焉(40)。故其与万物接也,至无而供其求,时骋而要其宿(41);大小、长短、脩远(42)。”
【注释】
①夫子:即庄子,庄子后学者对他的敬称。一说“夫子”指“老子。”
②洋洋:盛大的样子。
③刳(kū):剖开并挖空。“刳心”指掏空整个心胸,排除一切有为的杂念。
④无为为之:用无为的态度去做,即不为而为的意思。
⑤无为言之:用无为的态度去谈论,即不言而言的意思。
⑥爱人:给人们带来慈爱。利物:给万物带来利益。
⑦不同同之:使各各不同的万物回归到同一的本性。
⑧崖:伟岸,兀傲。异:奇异。“崖异”连在一起,含有与众不同的意思。宽:宽容。
⑨有万不同:指心里包容着万种差异。
⑩执:保持,持守。德:这里指人的自然禀赋。纪:纲纪。
(11)立:指立身社会建功济物。
(12)循:顺。
(13)韬:包容,蕴含。事心:建树之心。
(14)沛:水流湍急的样子。逝:往,归向。
(15)藏:亦作“沉”。
(16)不利货财:不以货财为利。
(17)近:接近、靠拢,引申为追求。
(18)不乐寿:不把寿延看作快乐。
(19)不荣通:不以通达为荣耀。
(20)丑:羞耻,“不丑穷”就是不把贫穷看作是羞耻。
(21)拘(gōu):通作“钩”,取的意思。一:全。私分(fèn):个人分内的事。
(22)王(wàng):称王的意思,“王天下”即称王于天下,也就是统治天下。处显:居处显赫。
(23) 一府:归结到一处。
(24)漻(liáo):清澈的样子。
(25)金石:这里是借指用“金”和“石”所制成的钟、磬之类的器皿。
(26)考:敲击。
(27)王德之人:盛德之人。本文讨论治世之事,故所谓盛德之人,也即真正能够成为治理天下的人。
(28)素:朴质。逝:往。耻通于事:就是以通晓于琐细之事为耻。
(29)本原:这里指万物的根本和原始的真性。神:神秘莫测的境界。
(30)出:显现,感应。
(31)采:求;这里指外物的探取。
(32)荡荡:浩渺伟大的样子。
(33)忽然:无心的样子。
(34)勃然:义同于“忽然”。“动”与上句的“出”都是指有所感而后有所反应的意思。
(35)从:跟随。
(36)冥冥:幽暗、深渺的样子。
(37)晓:明晓。
(38)和:唱和,应合。
(39)能物焉:意思是能够从中产生万物。
(40)能精焉:即能够从中产生出精神。
(41)骋:驰骋,纵放。要:总,求。宿:会聚,归宿。
(42)脩:同修,高、长的意思。
【译文】
先生说:“道,是覆盖和托载万物的,多么广阔而盛大啊!君子不可以不敞开心胸排除一切有为的杂念。用无为的态度去做就叫做自然,用无为的态度去说就叫做顺应,给人以爱或给物以利就叫做仁爱,让各各不同的事物回归同一的本性就叫做伟大,行为不与众不同就叫做宽容,心里包容着万种差异就叫做富有。因此持守自然赋予的禀性就叫纲纪,德行形成就叫做建功济物,遵循于道就叫做修养完备,不因外物挫折节守就叫做完美无缺。君子明白了这十个方面,也就容藏了立功济物的伟大心志,而且像滔滔的流水汇聚一处似的成为万物的归往。像这样,就能藏黄金于大山,沉珍珠于深渊,不贪图财物,也不追求富贵;不把长寿看作快乐,不把夭折看作悲哀,不把通达看作荣耀,不把穷困看作羞耻;不把谋求举世之利作为自己的职分,不把统治天下看作是自己居处于显赫的地位。显赫就会彰明,然而万物最终却归结于同一,死与生也并不存在区别。”
先生还说:“道,它居处沉寂犹如幽深宁寂的渊海,它运动恒洁犹如明澈清澄的清流。金石制成钟、磬的器物不能获取外力,没有办法鸣响,所以钟磬之类的器物即使存在鸣响的本能,却也不敲不响。万物这种有感才能有应的情况谁能准确地加以认识!具有盛德而居于统治地位的人,应该是持守素朴的真情往来行事而以通晓琐细事务为羞耻,立足于固有的真性而智慧通达于神秘莫测的境界。因此他的德行圣明而又虚广,他的心志即使有所显露,也是因为外物的探求而作出自然的反应。所以说,形体如不凭借道就不能产生,生命产生了不能顺德就不会明达。保全形体维系生命,建树盛德彰明大道,这岂不就是具有盛德而又居于统治地位的人吗?浩渺伟大啊!他们无心地有所感,他们又无心地有所动,然而万物都紧紧地跟随着他们呢!这就是具有盛德而又居于统治地位的人。道,看上去是那么幽暗深渺,听起来又是那么寂然无声。然而幽暗深渺之中却能见到光明的真迹,寂然无声之中却能听到万窍唱和的共鸣。幽深而又幽深能够从中产生万物,玄妙而又玄妙能够从中产生精神。所以道与万物相接,虚寂却能满足万物的需求,时时驰骋纵放却能总合万物成其归宿,无论是大还是小,是长还是短,是高还是远。”

【原文】
黄帝游乎赤水之北①,登乎昆仑之丘而南望,还归②,遗其玄珠③。使知索之而不得④,使离朱索之而不得⑤,使喫诟索之而不得也⑥,乃使象罔⑦,象罔得之。黄帝曰:“异哉!象罔乃可以得之乎?”
【注释】
①赤水:虚拟的水名。
②还(xuán):通作“旋”,随即、不久的意思。
③玄珠:喻指道。
④知(zhì):杜撰的人名,寓含才智、智慧的意思。索:求,找。
⑤离朱:人名,寓含善于明察的意思。
⑥喫(chī)诟:杜撰的人名,寓含善于闻声辩言的意思。
⑦象罔:杜撰的人名。“象”指形,“罔”则指“无”或“忘”,因而“象罔”之名寓含无智、无视、无闻的意思。
【译文】
黄帝在赤水的北岸游玩,登上昆仑山巅向南观望,不久返回而失落玄珠。派才智超群的智去寻找未能找到,派善于明察的离朱去寻找未能找到,派善于闻声辩言的喫诟去寻找也未能找到。于是让无智、无视、无闻的象罔去寻找,而象罔找回了玄珠。黄帝说:“奇怪啊!象罔方才能够找到吗?”

【原文】
尧之师曰许由①,许由之师曰齧缺,齧缺之师曰王倪,王倪之师曰被衣。
尧问于许由曰:“齧缺可以配天乎②?吾藉王倪以要之③”。许由曰:“殆哉圾乎天下④!齧缺之为人也,聪明叡知⑤,给数以敏⑥,其性过人,而又乃以人受天⑦。彼审乎禁过⑧,而不知过之所由生。与之配天乎?彼且乘人而无天⑨。方且本身而异形⑩,方且尊知而火驰(11),方且为绪使(12),方且为物絯(13),方且四顾而物应(14),方且应众宜(15),方且与物化而未始有恒(16)。夫何足以配天乎?虽然,有族,有祖(17),可以为众父(18),而不可以为众父父(19)。治,乱之率也(20),北面之祸也(21),南面之贼也(22)。”
【注释】
①许由连同以下数句中的齧(niè)缺、王倪和被衣均为人名,除许由曾见于其他典籍外,其余三人都是作者杜撰的隐士,他们清廉洁己,不同于世俗。
②配天:做天子。
③藉:借助。要:通作“邀”,请的意思。
④圾:通作“岌”,危险的意思。
⑤叡(ruì):“睿”字之异体,聪慧的意思。
⑥给:捷。数(shuò):频繁,引申为快捷的意思。
⑦乃:竟。人:指人为。受:相应,调合,“受天”是说对应或调合自然的禀赋。
⑧审:明瞭。
⑨乘:趁,引申为借助。“乘人”即借助于人为。无天:抛弃自然的秉性。
⑩本身:以自身为本,把自我当作万物归向的中心。异形:改变万物固有的形迹。
(11)尊知:尊崇才智。火驰:像大火蔓延似的快速急骤,指急急忙忙地为求知和驭物而奔逐。
(12)绪:端,这里喻指细末的小事。使:役使。
(13)絯(gāi):拘束。
(14)物应:为外物而应接,即应接外物的意思。
(15)应众宜:应接众多的外物而奢求处处适宜。
(16)与(yù):参预。“与物外”指参预外物的变化。恒:固定不变,“未始有恒”指从不曾有过定准。
(17)祖:初始之人。
(18)父:这里指同族人中的首领,也可以理解为统领一方的官长。
(19)前一“父”字同于前一注,后一“父”字指统领众多首领或地方长官的国君,即前面所说的“天子”。
(20)率:先导。
(21)古代帝王坐位向南,臣子面见国君时则面朝北方,因此“北面”乃是臣下和百姓的代称,而下句的“南面”则是国君的代称。
(22)贼:这里指象《胠箧》中田成子那样杀死国君而自立为诸侯的窃国大盗。
【译文】
尧的老师叫许由,许由的老师叫齧缺,齧缺的老师叫王倪,王倪的老师叫被衣。
尧问许由说:“齧缺可以做天子吗?我想借助于他的老师来请他做天子。”许由说:“恐怕天下也就危险了!齧缺这个人的为人,耳聪目明智慧超群,行动办事快捷机敏,他天赋过人,而且竟然用人为的心智去对应并调合自然的禀赋。他明了该怎样禁止过失,不过他并不知晓过失产生的原因。让他做天子吗?他将借助于人为而抛弃天然,将会把自身看作万物归向的中心而着意改变万物固有的形迹,将会尊崇才智而急急忙忙地为求知和驭物奔走驰逐,将会被细末的琐事所役使,将会被外物所拘束,将会环顾四方,目不暇接地跟外物应接,将会应接万物而又奢求处处合宜,将会参预万物的变化而从不曾有什么定准。那样的人怎么能够做天子呢?虽然这样,有了同族人的聚集,就会有一个全族的先祖;可以成为一方百姓的统领,却不能成为诸方统领的君主。治理天下,必将是天下大乱的先导,这就是臣子的灾害,国君的祸根。”
【原文】
尧观乎华①。华封人曰②:“嘻,圣人!请祝圣人。”“使圣人寿。”尧曰:“辞③。”“使圣人富。”尧曰:“辞。”“使圣人多男子④。”尧曰:“辞。”封人曰:“寿、富、多男子,人之所欲也。女独不欲,何邪?”尧曰:“多男子则多惧,富则多事,寿则多辱。是三者,非所以养德也⑤,故辞。”
封人曰:“始也我以女为圣人邪,今然君子也⑥。天生万民,必授之职。多男子而授之职,则何惧之有!富而使人分之,则何事之有!夫圣人,鹑居而食⑦,鸟行而无彰⑧;天下有道,则与物皆昌;天下无道,则修德就闲;千岁厌世,去而上僊⑨;乘彼白云,至于帝乡⑩;三患莫至(11),身常无殃;则何辱之有!”封人去之。尧随之,曰:“请问。”封人曰:“退已!”
【注释】
①乎:于。华:地名。
②封:守护疆界的人。
③辞:谢绝,推辞。
④男子:男孩子。
⑤所以养德:调养无为之德的办法。
⑥然:通作“乃”,竟然的意思。
⑦鹑(chún):鹌鹑,一种无固定居巢的小鸟,“鹑居”意思就是像鹌鹑那样没有固定的居所。(gòu):初生待哺的小鸟,“食”意思是像初生待哺的小鸟那样无心觅求食物,这里喻指圣人随物而安。
⑧无彰:不留下踪迹。
⑨僊(xiān):“仙”字之异体。
⑩帝乡:旧注指天和地交接的地方。
(11)三患:即前面谈到的寿、富、多男子所导致的多辱、多事和多惧。
【译文】
尧在华巡视。华地守护封疆的人说:“啊,圣人!请让我为圣人祝愿吧。”“祝愿圣人长寿。”尧说:“用不着。”“祝愿圣人富有。”尧说:“用不着。”“祝愿圣人多男儿。”尧说:“用不着。”守护封疆的人说:“寿延、富有和多男儿,这是人们都想得到的。你偏偏不希望得到,是为什么呢?”尧说:“多个男孩子就多了一层忧惧,多财物就多出了麻烦,寿命长就会多受些困辱。这三个方面都无助于培养无为的观念和德行,所以我谢绝你对我的祝愿。”
守护封疆的人说:“起初我把你看作圣人呢,如今竟然是个君子。苍天让万民降生人间,必定会授给他一定的差事。男孩子多而授给他们的差事也就一定很多,有什么可忧惧的!富有了就把财物分给众人,有什么麻烦的!圣人总是象鹌鹑一样随遇而安、居无常处,象待哺雏鸟一样觅食无心,就像鸟儿在空中飞行不留下一点踪迹;天下太平,就跟万物一同昌盛;天下纷乱,就修身养性趋就闲暇;寿延千年而厌恶活在世上,便离开人世而升天成仙;驾驭那朵朵白云,去到天与地交接的地方;寿延、富有、多男孩子所导致的多辱、多事、多惧都不会降临于我,身体也不会遭殃;那么还会有什么屈辱呢!”守护封疆的人离开了尧,尧却跟在他的后面,说:“希望能得到你的指教。”守护封疆的人说:“你还是回去吧!”

【原文】
尧治天下,伯成子高立为诸侯①。尧授舜,舜授禹,伯成子高辞为诸侯而耕。禹往见之,则耕在野。禹趋就下风②,立而问焉③,曰:“昔尧治天下,吾子立为诸侯。尧授舜,舜授予,而吾子辞为诸侯而耕。敢问,其故何也?”子高曰:“昔尧治天下,不赏而民劝④,不罚而民畏。今子赏罚而民且不仁,德自此衰,刑自此立,后世之乱自此始矣。夫子阖行邪⑤?无落吾事⑥!”俋俋乎耕而不顾⑦。
【注释】
①伯成子高:杜撰的人名。
②下风:下方。
③焉:用同于“之”。
④劝:劝勉。
⑤阖(hé):通作“盍”。怎么不的意思。
⑥无:毋,不要的意思。落:荒废。
⑦俋俋(yì):用力耕地的样子。
【译文】
唐尧统治天下,伯成子高立作诸侯。尧把帝位让给了舜,舜又把帝位让给了禹,伯成子高便辞去诸侯的职位而去从事耕作。夏禹前去拜见他,伯成子高正在地里耕作。夏禹快步上前居于下方,恭敬地站着问伯成子高道:“当年尧统治天下,先生立为诸侯。尧把帝位让给了舜,舜又把帝位让给了我,可是先生却辞去了诸侯的职位而来从事耕作。我冒昧地请问,这是为什么呢?”伯成子高说:“当年帝尧统治天下,不须奖励而百姓自然勤勉,不须惩罚而人民自然敬畏。如今你施行赏罚的办法而百姓还是不仁不爱,德行从此衰败,刑罚从此建立,后世之乱也就从此开始了。先生你怎么不走开呢?不要耽误我的事情!”于是低下头去用力耕地而不再理睬。

【原文】
泰初有无①,无有无名;一之所起②,有一而未形③。物得以生④,谓之德;未形者有分⑤,且然无閒⑥,谓之命;留动而生物⑦,物成生理⑧,谓之形;形体保神,各有仪则⑨,谓之性。性脩反德⑩,德至同于初。同乃虚,虚乃大。合喙鸣(11);喙鸣合,与天地为合。其合缗缗(12),若愚若昏,是谓玄德,同乎大顺(13)。
【注释】
①泰:同“太”。初:始。在庄子的哲学观念中,宇宙产生于元气,元气萌动之初就叫做太初,因而“泰初”也就是宇宙的初始。
②一:混一的状态,指出现存在的初始形态。
③未形:没有形成形体。
④得:自得。“物得以生”是说万物从浑一的状态中产生,即所谓自得而生,外不借助于他物,内不借助于自我,不知所以产生而产生。
⑤未形者:没有形成形体时。分:区别,指所禀受的阴阳之气不尽相同。
⑥閒(jiàn):“閒”字之古体,今又简化为“间”,指两物之间的缝隙。
⑦留:滞静,与“动”相对应。阴气静,阳气动,阴阳二气之滞留和运动便产生物。一说“留”讲作“流”,“留动”亦即运动。
⑧生理:生命和机理。
⑨仪则:轨迹和准则。
⑩脩:同“修”,修养。
(11)喙(huì):鸟口。
(12)缗缗(mín):泯合无迹的样子。
(13)大顺:指天下回返本真之后的自然情态。
【译文】
元气萌动宇宙源起的太初一切只存在于“无”,而没有存在也就没有称谓;混一的状态就是宇宙的初始,不过混一之时,还远未形成各别的形体。万物从混一的状态中产生,这就叫做自得;未形成形体时禀受的阴阳之气已经有了区别,不过阴阳的交合却是如此吻合而无缝隙,这就叫做天命;阴气滞留阳气运动而后生成万物,万物生成生命的机理,这就叫做形体;形体守护精神,各有轨迹与法则,这就叫做本性。善于修身养性就会返归自得,自得的程度达到完美的境界就同于太初之时。同于太初之时心胸就会无比虚豁,心胸无比虚豁就能包容广大。混同合一之时说起话来就跟鸟鸣一样无心于是非和爱憎,说话跟鸟一样无别,则与天地融合而共存。混同合一是那么不露踪迹,好像蒙昧又好像是昏暗,这就叫深奥玄妙的大道,也就如同返回本真而一切归于自然。

【原文】
夫子问于老聃曰①:“有人治道若相放②,可不可③,然不然④。辩者有言曰:‘离坚白若县寓’⑤。若是则可谓圣人乎?”老聃曰:“是胥易技系、劳形怵心者也⑥。执留之狗成思⑦,猿狙之便自山林来⑧。丘,予告若,而所不能闻与而所不能言。凡有首有趾无心无耳者众⑨,有形者与无形无状而皆存者尽无⑩。其动、止也,其死、生也,其废、起也,此又非其所以也(11)。有治在人,忘乎物,忘乎天,其名为忘己。忘己之人,是之谓入于天(12)。”
【注释】
①夫子:这里指孔丘。
②放:背逆。
③前:“可”字是意谓性用法,全句是说,把不能认可的看作可以认可。
④前一“然”字具有意谓含义,全句意思是,把不是这样而认为是这样。
⑤离:分。寓:“宇”字之异体。“县寓”是说高悬于天宇,清楚醒目。
⑥胥:通作“谞”,指具有一定智巧的小吏。易:改,指供职。系:系累。怵(chù):恐惧,害怕。
⑦执留:亦作“执狸”,一说“留”当作“”,即竹鼠,“执留之狗”指善于捕捉狐狸(或竹鼠)的狗。成思:指狗受到拘系而愁思。
⑧猿狙:猿猴。便:轻便快捷。
⑨有首有趾:头脚俱全,指业已成形;无心无耳,则指无知无闻。
⑩有形者:指人体。人体是人之外形,容易有所变化,因此不能和“无形无状”的道并存。
(11)非其所以:意思是不可能知所以然,即不可能知其原委和始末。
(12)入:会。“入于天”即融合于自然。
【译文】
孔子向老聃请教:“有人研修和体验大道却好像跟大道相背逆,把不能认可的看作是可以认可的,把不正确的认为是正确的。善于辩论的人说:‘离析石的质坚和色白就好像高悬于天宇那样清楚醒目。’像这样的人可以称作圣人吗?”老聃说:“这只不过是聪明的小吏供职时为技艺所拘系、劳苦身躯担惊受怕的情况。善于捕猎的狗因为受到拘系而愁思,猿猴因为行动便捷而被人从山林里捕捉来。孔丘,我告诉你,告诉给你听不见而又说不出的道理。大凡人有了头和脚等具体的形体而无知无闻的很多,有形体的人跟没有形体、没有形状的道并存的却完全没有。或是运动或是静止,或是死亡或是生存,或是衰废或是兴盛,这六种情况全都出于自然而不可能探知其所以然。倘若果真存在着什么治理那也是人们遵循本性和真情的各自活动,忘掉外物,忘掉自然,它的名字就叫做忘掉自己。忘掉自己的人,这就可以说是与自然融为一体。

【原文】
将闾葂见季彻曰①:“鲁君谓葂也曰:‘请受教。’辞不获命②,既已告矣,未知中否③,请尝荐之④。吾谓鲁君曰:‘必服恭俭⑤,拔出公忠之属而无阿私⑥,民孰敢不辑⑦!’”季彻局局然笑曰⑧:“若夫子之言,于帝王之德犹螳蜋之怒臂以当车轶⑨,则必不胜任矣。且若是,则其自为处危⑩,其观台(11),多物将往,投迹者众。”
将闾葂覤覤然惊曰(12);“葂也汒若于夫子之所言矣(13)。虽然,愿先生之言其风也(14)。”季彻曰:“大圣之治天下也,摇荡民心(15),使之成教易俗(16),举灭其贼心而皆进其独志(17),若性之自为,而民不知其所由然(18)。若然者,岂兄尧舜之教民(19),溟涬然弟之哉(20)?欲同乎德而心居矣(21)。”
【注释】
①将闾葂(miǎn)、季彻:均为人名。
②获命:获得允诺。
③中(zhòng)否:行还是不行,说对了还是没说对。今天方言中还有这种表达法。
④荐:进献;这是对对方表示尊敬,意思同于陈述、说给你听。
⑤服:亲身实践。
⑥拔:举荐,提拔。公忠之属:公正、忠诚之类的人。阿:偏私。
⑦辑:和睦。
⑧局局然:俯身而笑的样子。
⑨轶(zhè):通作“辙”,车轮印。“车轶”这里代指车轮。
⑩自为处危:让自己处于高危的境地。
(11)观(guàn)台:宫廷前面的观楼和高台。本句断句历来颇多分歧,这里未从旧注。
(12)覤覤(xī)然:吃惊的样子。
(13)汒(máng):同于“茫”,“汒若”亦即茫然。
(14)风(fán):凡;“言其风”意思就是说个大概。
(15)摇荡:即遥荡,放纵自由的意思。
(16)成教易俗:即成于教易于俗,在教化方面有所成,在陋俗方面有所改。
(17)贼心:伤害他人之心。独志:自我教化的心志。
(18)所由然:为什么这样。
(19)兄:这里用如动词并具有意谓性含意,相当于尊崇、重视、看重的意思。
(20)溟涬(xìng)然:元气未分时浑浑沌沌的样子。弟:用法跟上句之“兄”字相同,意义与“兄”相反。
(21) 居:心思安定,不竞逐于外。
【译文】
将闾葂拜见季彻说:“鲁国国君对我说:‘请让我接受你的指教。’我一再推辞可是鲁君却不答应,我已经对他说了,不知道对还是不对,请让我试着说给你听。我对鲁国国君说:‘你必须躬身实行恭敬和节俭,选拔出公正、忠诚的臣子管理政务而没有偏护与私心,这样百姓谁敢不和睦!’”季彻听了后俯身大笑说:“像你说的这些话,对于帝王的准则,恐怕就像是螳螂奋起臂膀企图阻挡车轮一样,必定不能胜任。况且像这样,那一定会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,就像那高高的观楼和亭台,众多事物必将归往,投向那里的人也必然很多。”
将闾葂吃惊地说:“我对于先生的谈话实在感到茫然。虽然这样,还是希望先生谈谈大概。”季彻说:“伟大的圣人治理天下,让民心纵放自由不受拘束,使他们在教化方面各有所成,在陋习方面各有所改,完全消除伤害他人的用心而增进自我教化的思想,就像本性在驱使他们活动,而人们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。像这样,难道还用得着尊崇尧舜对人民的教化,而看轻浑沌不分的状态吗?希望能同于天然自得而心境安定哩!”

【原文】
子贡南游于楚,反于晋,过汉阴①,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②,凿隧而入井,抱瓾疲轮从浑掖τ 如透不希尝呱谓自倒郏觥⑺囟ㄚ楚%之指人惮则梏”等战倨德#尝呱喂言倒郏龃可釉矣(埃俊踉唬骸渌者卬堑牡弁舴蜉纭币奈何唬骸ブ翁凿木为虎伲后重前鞘と挈水若抽烦数如泆汤阕骸M槔韪嫒【邢渌者贰澳作桑【叭舴又唬赫(眰X对擞谢抵正S谢鶻俋与无谢鶻傊正S谢蘑止一拇嬖就佞生釉虼堪状始,垄长短堪状始z釉蛏裆己謝也汒壬裆己只行于始译而嗽乇季尘注饰岱,寂智呓知坡而益取沮楚B魅华ヒ应众腋┙知平言帜】<有閒山桃邢渌者舴又子扌盏春(3:ˉ之治替诉妮易进益取拘箱苏唪酚之炎臃欠虿┭б阅馐ヒ愚声§堵毕愿侵谠之自味老野Ц枰月裘。省荡谜咚谓可以咳觇②M晟袢动侄槿晷魏‰然弟智的铬曰‖物碇况鞘也(蛭镂暇〉疵踉弧子往蟹瘼坜乏眰X偓乎德R>【原乌楚1摆钍之贼溢镧铮辩粘安禕R>∏腥锎应的汗楣也5馨夫涤之严虍谓群握荡乎(欤楱?砸(何故谝变容失色锉卣日缯嘲反邪悦>◎涤之咽嘉18)!荡民里捕恨声‖寂止蟹蜍多∨而除曰:者(砸(拢求糠矫功求成耍⑦扇朔浇功多恍杏煜拢疽胛今徒缯哂驹烦伤低吧瘾锉吧瘾春跷瘾锉跷瘾者谑缘氖恍杏煜拢疽嫒托民并啵惶扇(18)∈形德梗瑲□源颈耕同采之」),机潜赝蜍毒:自卧,硬(11):意酥旧然形非跌德30)*坡冬形湟降沈与野※结蒂认为挘辩展嘶出(3利〉沈臃天⌒屿В倘认为危辩帐芎无旭,边,曳怯,故金嫠疒“,同喝文讨滤可椅阿宋椒绮德珠涬3乖唬骸摹<阂鲁簟痹告跚虢腋嫠胺虻又彼假脩淖刺省0术戳糁酵醯禄识其一跷奚扇(18二校止蝗娜刖惶扇还蝗外钪稚芬桓蓦素稚穸陌旆复(拢体性抱势洌杭簟痹曰ⅱ谂丁<恍杏汝断蛱惊唬骸自甲刺省0术允吨铡保柚植BR>【原蜝R>①将闾葂({一誃R>的训哪涎1)股侥纤乎澜醒能紊奖彼辖幸,心】<②云娴奈幌对老年⒆印萸蟥22)云裕人口氟君半揭钙德ǎ颀合辙。阅诨部大烦と说脑约出1)喙("郛Y又煌濉!跋卦ⅰ笔摹<④缤覆篓g起鹊难⑦埽河梅ǜ钡弊鳌缤覆妗S谔“滑滑簟币咕嘟咕嘟ぬǎ呛9)泄郏觥子斋偏补πШ苌人利∵,腋两郏>将的>(20跗摹<⑤卬篓y境梗骸懊!辍保延兴拢抬起椭腹摹<⑥挈篓q⑼跄吆唬臁摹<⑦酲埃浩捣保晡旖莸囊馑肌思辞>(20)錄u篓y尽烤部诈职时!′历同遵蓖暾∧】<2)柚保妇吹隆币嗉神生谌宋>全文>(41)骋:驰尘自伫子渎∧】<4)瞒然ǎ惭埽河梅ǜ又餐持辞>观∽自为处萎成饯n航物这烙虚f峦烦蔚俄顷夷敲担骸摹<矣奚慕绲比慕绗仿效骸摹<矣7) 於卤蠢辍保唹釉⒀孕夸笛的>(13)汒(m8)独弦男撤郑拮矗哀歌毯廾梁蚴ト阜矫摹<矣9)堕睿┠窨诰保妇阏匣蛸唬>(20)溟涬(xǚ而>⑦偘※情=媚】<夷思卑陬睿ㄗ鳌肮场惭佬碛>(13)汒(mR>$镧镱),喝花b赍。缡Щ躺蕊成猿?>(13)汒(mR3)又病又稹②放Z楚I的税房>ц助有哪恐“斡宣做态同ì指踌下[∧】<颐7)(形天⌒贺交侥万舟∧】<也芍睿纾和凇懊!保皻簟镎饫殹踉蹲胶远惶扇烩肯>(13)毚颈福捍真序外物答。(20)溟涬(无匈>(13)汒(m3乖风驳钡逆风而胫诓随波镉谥诓男∈心捎扇鹩谕钦猗谂尘挂跹牵洹摹<宜妗假脩和ㄗ呵骶11)嗉状淌〃,。(20了解顺合时势适释ü潭ú摹<遥8)徒绲饺 憷肟酱泳俺觥倍际侵内濉!案内榛砭11跗玻摹<遥9“入右姓怠治厘。“衔公挣:始·>(20)溟涬(:继逍曰,逦>
”迄子予的ì指成袂殇∧】
将闾葂拜稼楚;侥媳亭坛卫助峪一墙说T在见夷训哪涎1朔浇老丈鳌菜园里铡<牡拢打澹条赐尝呱谓自倒π跎俣ㄚ楚<把着。⌒赏肺③≈只祷辑刻祀自冉焦嗌习仝一似德#尝吆苌褥同πК这溃洗不走拷,胧允怎说:∷口氟敬对惶鹜稚,拇对楚Q着。∝素篇呢W龅:“对楚Q着。∝媚玖霞庸こ苫祷己“现珠ˉ和盖胜忍崴奋艬R>到钩樗骤q是指挤澄捣刑贐R>⑾节室绯雳不能释叫做忘掉自己〗坶卸捉口氟敬对槐滹的成バ。斡之鸦掖印”欲做滩必泉和祷定烩就王蹬等净担阿:贫鞅他一冻鱿只巧郑拷嗫诈职时!★。蓖暾氡福淮拷嗫诈职时!。蓖赈物葱什>(41铩1H抹褐鹩诨>(41扇锍扫褐鹩涂梢运妫祷乇荒敲臣荷词褂兴讨邸高浴2馊弧道┗白印薄>⑥劝≈明的校虽刃呷韫股仍秆目∽鲅辑!沮楚B嫘呃情棵力耕地渡蕊成鞔放:背母翦,肚玫0≈口氟敬对唬斡之眩的歉汕也受>交:“牺Q着。▲你的饲万>ц脂卸捉口氟敬对唬斡之眩碘。初誓而又竟悴┭>(1(41和志榷废置!身挥己凳求敕胱匀逐步#(12了>交4不浊这样∧真集方嫒荽蟊涠儆。鲍为,顿于桅,泄>业:“对楚Q着。°看作首18)!荡渺下>桶斡小”欲做棠饲捅等税这个‖寂峙尊滁辱母詹排錾汐睟泊能够综「叽印”欲做滩必泉喊,为敏R扒罂匪还使无扒蟥功妓,驰一ζ1)I人罚(19)杏予担(41膳健缘>(41健业铰⒄瓜拢疽胛欢ɑ饩胛龇矫侥托挝骸BR>⒓洮昌拭裆便佬与脂我一〉肋危地素曝交侥万助于仔碾拷瓷钌痊然饪败4真护佑滞赈卫邸」),机潜匕未拭,沛,送是侵脂耳葱纳犀难礏泊能够做‖荚得哆危碟葱闹旧然峄为(18觥符鞲场5>全紊然峄为猎翟露H谩荡眠杜注德时虎德黍>源屎虾醮使愈败Z菜不庸峦凸股裙观脑露H谩荡眠杜追且橛高辗且槭购。推有真汹菜不痈无的拾?>
 荡眠禕R>且辁生抻,鼓谈祸方媒为T鲆嫘所端鹉祸冈得;未喧败M赈维蝇独邸∥阿桅p?⌒纳由瑞忧这②懦竟阴颜慈綛R曰邸>【原乌楚;谺R>我朔的嚷飞嫌霁偏馋于不见鄂请揭告税罚斡之眩鞘茄刑諦R>⑥凹状淌。在瀣蝇囤菜裁橇私獯怨努家萍状掏能惑凡人遇‖级诵璨,澈跏笔票,适徒,提乘不能核裁区性灸心猪11凶>(41杏任乙跃槐亟谒肟酱喽那辶咝到薹素嚼,清虚陌旆蟮浴I瘢和拢体悟>(41杏优佑ψBR生憷ⅱ谂丁部诓呖兀锏幕K淙惊异担骸甲刺省自阱呵骶11方奕啊馕锏你又鎏熳幽兀了解担骸岸摹<摹
子贡南游于幻⒔),袍(述苑风于东海谝滨(>【自贩玺酚之炎咏巧只:ˉ之治探),袍舟>◆酚之艳姓第“:ˉ之治谭颥袍症宋;起易⒀晒股嚷((34酌焉构扇竭(楱;砸游焉邸>【原卧贩玺酚之言矣(式疴于横目种闆宋锦德吭肝虐德人!沮幻Ⅱ涤之咽位滨曰9偈┙知旗В探且奚拔救焱浴'L磺貌毕见其情鱿埽铺热溪(鞋行眩馑肌〉疵化(梢晕手挠雇持(鹿,幌窘种闆纭;俱至拢矗俊崩氯耍【干罡闻吧袢(1胪蛭>◆酚之寻神然行蝇象窜到众不蘼为床徊伧,嗣蓝瘳形暮Z夷诠怖在椰≡蔑将往9残什椰“季巢汒肉骱醍所ざ天。В袒 尘转魏醍肃;蹋В态暗痪彻曰2朴闽谁自狄一∑倘茸岳于陈橙∽阍狄一∑倘龋◆酚之涯嵌癯斯庖愚声∮胄蚊鹜公执.日湛谓盔除灾旅∏低矣⑥乩义毛都紫龌可以晰命蹈辞低窑”,分别矛乱之初帜】
①伯成子( 诨芒ǎ(20)涠)O蚨交叫了哇(huò)酥!霸沟谷稹亢岈元泼娌抗使剩“崮俊辟姓掉于的褺R>(22)贼:这6) 寡涌熬煜隆胶置熬×烦实施布政廖蝗摹<( 埽铺热溪负子Α5厮孜铰22)王((梢 馑男动泊嫖Α5管屎畹约旱摹<(9) 亩ǎ馕铩币手挠谌宋用手盅财簦和持涌眼示摹<(1胪 死拢埽臣荷部诓稹(13)汒(m彻 莺容11)⒕僦宫衬】<(15) 撕至亍^尚腹匪光詈桨自光亮摹<(16) 吭唬广>
罢湛温头澄灯照怔命惮衬】<(1 英挢酪涌泊同19)不荣通I 直鹈>时诵想私胁>先赡】
唐尧统治腾幻⑾蚨酱蠛1攘ⅲ正巧在东海谝滨遇苑风咀苑风问暌⑼持你打算去哪儿担骸岸曰芒N又打算去大1)>◆贩缬视之焰为肚也实:“对幻ⅲ斡之汛蠛1闹胺揖映诧瞎江河注叭它扇会满溢ǎ裕地舀32它扇会枯竭死敝闹斧到大1游雷晕>【原昔贩纾斡之眩敲于炒不浊金夤匦碾窕和孽说Z天然转和倒下,人!沮幻ⅲ斡之压下,弱说|柚冒尽潦┎颊蔚1◆贩纾斡之掩天仍蠃以和倒馗祸以棒自饶。菳R曰邸>≮幻ⅲ斡之仰以棒自饶。菳R曰杏BR>彪私兴及得▲被>彪私心甭为磁万帚踪即骥,嗣莱=梦暮Z夷诼I夜铲结凳爱z谈苍茫尤⑨」蚕聿苹1的呛逐于荒潜笨>(13像短失闹拔母欠矫那怅濉t失康>(13又息啵路>彪枣性》15)膊苹6,闽谁赚我一〉肋文万掷于陈橙∮贸渥悻我一〉溃亩有面懂z迢以棒自饶。菳R曰ぬ>翘僦宫>◆贩纾斡之掩天仍蠃以和登也黍是十二>≮幻ⅲ斡之>(41超脱卧ね墒桨自着光亮闾际坏(11鸹罄消嫘诓缘茫晃普照穷尽土蔷獾湃晃情泳俺英挢同19敝甲肿宰然消凸祷乇宰然回赋晌堑鸵缘茫晃>时诵想私胁铎”连【原蜝R>子贡南游用挪的碛氤嗾怕鄢地浍蜋质且映赤张满稽虻又崩有虞氏乎(>—能世氪嘶为((>∶挪的眚涤之选荡镁韦佑杏菔现尉:(楱?其(41后治荆与锦德>【原纬嗾怕涤之选荡镁伪宋物打物渭票S杏菔舷(奚有虞氏之药疡(鞋秃惶)髢(梢晕病求医辛操药湫詰慈危梗渖珶魅(1胪哒蛳拢幸隆至疚奶蟽M⒁银邢惋将往T。鼓躼也汒壬先绫曛且泳转罚缫奥梗欢苏狄一18)Z德O喟,使乐物蜗目÷J【原蜝R>将闾葂拜济挪的碛氤嗾怕劭簇浍头ユ使硬慷启3嗾怕斡之阎茇浍腿生瘫纫银嫌杏菔侠邸〈不俊荡迷庥雳。<卟糠种>∶挪的恚斡之选荡铭万闻的琐夕的矣菔喜虐位必降:成敢的先刀也虐位必降:俊蹦】<赤张满稽N又〉疵蛭诺乃拘院心晕锎蝇埂币⑺还要考虑囊虞氏蠓嗤持蔚推举唤瑾担骸担骸有虞氏替拢疗头茨芎毛发脱落惺傩秃子业铰敷设假非榭晴诺染疾病业铰会晃求医辛操办药崦来调治慈危的疾病诓瞬凶鲦容⒋憔闫鹨惶O拢幌煸ā<鲇谧⒆阌耍持蠓喽"乙崇贤才鸵!晃9能鞫诨担骸Ь上矗娑树岛屯枝蛑侵卦渫蛱濉Ь亍;昂湍却像暮芏啵识ぬ>奥锅万嘻们在者b思苏我一〉腊阉可△了BO嗷ビ阉们我一〉腊阉可△各不投睾覃做登我一〉腊阉可∧人—敏R俏乙弧道把它峡伞信耍拢蛑地嗣遣び又相互支叮任乙把它峡伞恩醇耍床豢蝗磺樘扇会偌#痕<拢仕11)i躺然豳即竺如丁蹦】<摹
尧观乎华ⅸ,安悔钠淝灭屁"娜擞谖谄x乎国君誓滔ⅹ(>【浊哦)。帅瓾基∷;躺弃釉颌②盼体兵百ぷ((3。潭)。帅瓾基∷;躺弃釉颌②盼体兵百あ子今综,谴索施”<唬骸ⅱ谂丁热衔蠲熘还杏热衔善惶善杏则陆道冢芏唷殴曰H有K坠恃【(醯驴鲁珊蠖诓则凇作桑拢珊诳诓则舛作桑(奚咏褡终谴蠖黄鹨终诳黄鹨合譬饰辞聚狡鹨谔煺始膊哗剑坐(辛斯衣裳换徼采色锉动容闷鹨湫阅椅鹨惶缯嘲陆道冢泳俺夫芏荆何通鳎(梢晕惶缯嘲陆裁绰榉侈惨嫒弧铺愚恍杏罚愚狡鹨弧铺惑恍杏罚慌婧辛送惑恍杏终晕抑(愚恍杏终晕灵够H者多;瘫等嘶公摘耸兽状炭芍乱(1胪哒惑恍少狡鹨二人还则溃乙涣闾惑恍胜婧辛乐抉豢〉疵还予虽叫捻向锝浴梢悦婧辛乙镟悲踉弧摹<渲槎慈诤里代x也汒垩睢2C矣咀则嗑蠲熘星矣乖唬剖高言乙还跃晃铮荆鹤杏至言乙鞋俗言胜婧辛以二缶钟惑山桃浴7市写悦嫫簦乐抉豢〉疵还予虽叫捻向,其庸梢悦喊(愚声』∑躺痊仍面含吻恐诛从换沛汗使誓自蛙,使劳平盔除袁荚弃铀施扔腔可以±④,痘拱存裕⑩然B梗崛』鸹蹋帝玩之祸抑其似己也”,借“諦R>【啄】
唐尧统治泰,安环畛兴残赘改物茨人于乌泼乃残椎:⊥以第天孝子ⅸ,盎从揖⌒许蛹阖7循备改伟子””愣肌具涌橡于透改伟鬃大繁愣肌具映圃不寄而z挞②烹析子”▲百民樱环循本貊子”¢烦肌具佑ΤZ簿貊鬃大烽烦肌具臃钣寄而z挞②烹析子”▲傲R>(⒆咏床淮牢任乙了解鹨冖谂匀峡法就彼2>于辩迈说;蹋②烹析桩日于辩卤惆阉即郑>于辩吗亿②烹析撰句R便把它粗2銻杏任乙称瞬们是谄冢芏忻娑ɑ岚冖谂匀校峡法哂惺比危赘更可崇疽馑比君王更可匀嗣倜担说Α5个谗谥瑁蠖诓褐糜凇大怒颜容旆Α5个阿谀瑁蠖诓婧糜忿恨填胸面色剧蔽镎床淮一辈谗谥瑁蠖诓一辈阿谀瑁蠖诓樱<喵的胸,如怯们“云┯鰾R>大反窃妃生┤』物b就顿姓谁敢残又战好>②一⒓的真心┙谠然囤桅l隙P了┥匣同右律鸦恍逯瓢呃R纹病拢打扮艳来蠓容闷鹨讨B孟酌爱憎为自槛囤才我易R>⒇须而z滩髭钟氚②你听②烹挝轲亿谭切,隋与于腿寂纫野薛。地,如瞧胀s囤舱庹骥s。拥饺炯阖;〉肋危地。拥s囤勃什毛的铈,惑。羽一〉肋危德为档s囤勃什毛的铈,宦为第首盥为档s囤惨槐铂瓣;那眯盐蛑自铙。拥s囤惨槐铂瓣;那没腐⒒H赵躺毅佬与中凶哜酥③≡躺衣为但摘艘交襟凡(11筛业胱匀到吹鹨浣荻挛担蠖毕竟要少些(11蕴梢中两梢挛踔溃乙闹附吹鹨浣荻挛担蠖占优2)孕赏贰荡寐;然堵为翟我至♀卧露F砬蟮枷准富贵-委黑陋税铷作≌他瘟铟圣缺说D】<高彦音咽佗谂胛扇能欣赏鸵咱杨、皇环ā尧观乎华倌贲夷荆R>(牺尊鹌ǎ⑶嗷苹涛,(>—涠显诠抵((比牺尊嫘缘中埽(楱2则美恶有间淙货德溆谑砸灰(奚咏跄苎肌谩毕嘈间淙谕然笠钵性均婧辛且染缨性有∫墒腔五色乱目故9奈业蛭镆二腔五声(4郑①苟即狭(11腔五臭薰鼻(鞋困惾中颡(梢曰四腔五味浊口梗箍诶魉(1胪呋五曰趣舍怀杏锝使性飞扬x也毿了宋寤行咏之)i︽盒晾盅钅百祭脍栕燥蜗牡蔑骄转俏狯撰驹面盒霖万谜呃汹搽自认牡悯曰T蝠^弁糈于笼也(1楱2亦胱匀夏得牵蚱夫埭舍朴蝎蝗娜山桃皮弁鹬冠搢笏绅薪鹗约蝗外钣奚内支盈碌柴栅灾晕外重缴豢梢晕睆睆扔汹缴惨惶自镂夏得锝鹿,拇罪人交臂唐尧统治贪倌牦反笫得》サ拐。¢态窨台功同于破得≡儆们唷⒒贫驶娉雒览大坊ㄎ弃婴佑啵P卸夏睛危们重焦凋舟‖窨台功途破惮右欢文玖媳绕穑们重焦凋职云是啄玖宪好冷R糜倘蔷病庇遭遇丁<就诺染差>贤遥R>谈皇职卧,搏脖他美此登巍匆淮能观‖刘能鸭〔巍⑹服暶▲被奔主了I洗治理牟>贤翌渺炙裁鞘然Y却跳智慧通椿响 匆淮能观∷头盒真>【一寄仔睦镉渎癫菡だ物赐獗砩媳簧骼﹀,多财徊你倘吹勺糯笱矍重魇恐∽燥蜗内陋四程缎什米锓阜窗簖。只蚧惺盏郊费埂遥5目嵝铁逾约艾⒈还仵物φつ者瘟生逾为统粱的怯庞应譈R阍趺摹<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际 ©1997-2018